莆田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092|回复: 1

[原创作品] 当陆小凤爱上花满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2 18: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七七

(一)

鲜花满楼。

花满楼热爱鲜花,就像他热爱生命一样。

花满楼正坐在他种满鲜花的小楼上,黄昏的余晖正挥洒在他脸上,整个人氤氲出一层温暖的光晕。

花满楼正在泡茶,一种叫君山银针的茶。

楼梯口隐隐约约传来脚步声,几不可辨,却隐约传达出一种说不出的欣喜。

当脚步踏上最后一级楼梯,花满楼笑了,放下杯子,道:“陆小凤,你这次又遇上麻烦了?”

那个似乎没有一点不好意思,自顾自地坐在花满楼的对面,把刚泡好的茶给自己倒了一杯,放到嘴边抿了一口,笑着道:“真是好茶。”

花满楼道:“你真的只是来喝茶?”

陆小凤道:“是的。”

花满楼道:“既然茶已经喝了,你可以走了。”

陆小凤道:“我不只来喝茶,我还来看一个人。”

花满楼眉角稍扬,道:“那个人你见到了吗?”

陆小凤的胡子高高翘起,四条眉毛一起抖动,道:“见到了。

花满楼端起杯子,道:“那个人留你了吗。”

陆小凤摇摇头,道:“没有。”

花满楼道:“哦,那你为什么还不走?”

陆小凤看着花满楼的眼睛,低低叹道:“因为我舍不得。”

花满楼笑容一凝,右手小指微动,陆小凤一扑向前,像只八爪章鱼一样紧紧趴在花满楼的身上,桌子上的东西被他衣角一带,哗啦啦向着花满楼撞着过去,花满楼身子向后一仰,却不想脖子上还挂着陆小凤,陆小凤趁机一压,花满楼硬生生地仰面摔在楼板上,陆小凤用双腿把他扣在身下,左手压着他的右手并搂着脖子,右手与他的左手紧紧相扣,脸趴在花满楼的锁骨处,轻佻地吹了一口气,道:“花儿,难道你就不想我了吗?”



(二)


鲜花小楼。


花满楼正坐在桌旁喝茶,陆小凤俯在楼前的栏杆上,右手拿着一枝刚从花满楼的花盆里摘下的鲜花,看着远方,不时把花拿到鼻子下嗅一下。


突然,陆小凤开口道:“花兄,你知不知道西门吹雪现在正在干吗呢?”

花满楼慢悠悠地抿着茶,缓缓道:“正在练剑。”

陆小凤转过身来,问:“你说他是一个人练呢,还是和别人一起练?”

花满楼放下杯子,道:“一个人。”

陆小凤耸了耸肩,四条眉毛一翘,道:“花兄何以见得?”

花满楼慢慢往茶杯里注入茶水,随手递往右边,陆小凤跨了两步,接过,花满楼道:“没有人能看到西门吹雪的剑,看过的都已经成了死人。”


陆小凤往右跨了一步,右手一挥袍角,坐在花满楼的对面,笑着道:“我知道有一个人肯定可以。”

花满楼微微一笑,瞬间即逝,陆小凤的心里忽然就像一个平静的湖面,荡起圈圈涟漪,奇痒难耐,忘了说话。

花满楼道:“或许是。”

陆小凤用右手食指轻敲了下桌面,道:“花兄不妨说来听听,看是否和我猜想的一样。”


花满楼但笑不语。

陆小凤把脸往前一凑,笑着道:“难道你认为他们和我们一样?”

花满楼脸上一僵,道:“你当谁都和你一样不要脸吗?”

陆小凤嘻嘻笑道:“我哪里不要脸了,我不就是喜欢上一个男人吗?”


花满楼脸色大变,倏然起身,往楼下走去。

陆小凤终于张狂大笑,俯在桌子上,道:“这世上,能把花兄惹恼的人怕也就是我陆小凤一人了。”


一道劲风穿过他的发髻,发簪掉落,黑发散了一肩。

陆小凤举着手道:“好了,好了,我不说行了吧。”


转头朝楼梯口喊道:“最多晚上我让你压我。”

“嘭!”楼下传来一声巨响。


001.jpg
002.jpg
003.jpg
 楼主| 发表于 2015-1-2 18: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最爱花满楼,等我 有时间了一定写完.
004.jpg
005.jpg
006.jpg
007.jpg
008.jpg
009.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莆田网 ( 闽ICP备06051092号

GMT+8, 2017-11-19 16:2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