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883|回复: 1

有一段时光,只有你和我相伴而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2 18: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七七

(一)

苏北是我所见过的最坚强的女子,
苏北是我所见过的最狠绝的女子,
苏北是我所见过的最固执的女子,
苏北是我所见过的最聪明的女子。。。。。。

我的眼里,有很多很多用来描述形容苏北的美好词语,却都只是苏北身上的某一特质。
记忆中的这个女子, 风华无双,笑起来流光溢彩。初初相见,皆是年少轻狂之时,我们相见恨晚。
十七八岁的年纪,一起欢笑,一起闯祸,一起憧憬爱情,一起带着暧昧的男生去看张学友的演唱会。

(二)
有人说:喜欢文学的女子都有一个别人无法理解的世界。

苏北说:我喜欢上一个男生。
苏北说:我想要到他在的那个城市,跟他呼吸着同样的空气,走着他走过的街道,和他生活在同一片天空。
苏北说:感情真是条艰辛的路呀。但我不会放弃。
苏北说:单恋真是一件要命的事情。它让我心痛到无法呼吸。
苏北说:我想努力抓住爱情的尾巴,不管是暗恋还是单恋,至少以后回忆,我的青春里没有后悔两个字。
苏北说:你别对我说天涯何处无芳草的话,我怕我听了会动摇。

那时的苏北,学业、兼职、没有希望的爱情,前方是看不见的前程,眼前是残酷的现实,伤心、难过、绝望,夜里给我写一封又一封的邮件:七七你别走,你站在我背后就好,让我一转身就可以拉到你的手。可第二天,她又蹬着高跟鞋去打工了。
在很久的一段时间里,苏北都穿着高跟鞋,高跟鞋与苏北,就像盔甲与战士。穿上高跟鞋的苏北,像一个战场上的将军,气势凌锐,直入敌营,不达胜利誓不罢休。

爱情呀,哪有胜败之说,不过是人生旅途中的一趟列车,有人走到了终点,有人半路下车,只是那条叫永远的铁路上有时没有你要等的那趟列车罢了。

(三)
一个人再好,不能陪你走下去,就算他再好又有什么用呢。

那场伤筋动骨的爱情,整整磨耗了苏北的整个青春,从十八岁到二十八岁,那座城市里到处充满着她的血泪、绝望和无奈。
苏北说:我爱了他十年,爱了我的整个青春岁月。纵千里河山,唯我痴妄一场。
苏北说:我放弃了,我要开始过我的人生了。

风云苍凉,满庭冰霜。
谁的爱恨玲珑,谁的醉眼情浓?
不过是一页纸书,两生相负。

(四)
.“我知道你愚蠢、轻佻、头脑空虚,然而我爱你。 我知道你的企图、你的思想,你的势利和庸俗,然而我爱你。 我知道你是个二流货色,然而我爱你。”出自《面纱》——毛姆

我从不对苏北的爱情指责或是打击。
年轻时的爱情总是美好的,我们不因为一个人的财富、容貌而看好他,也不因为一个人的财富、容貌而看轻他。这些纯粹的感情,在我们日渐庸俗的生活里,渐难寻觅。
我爱苏北的那种勇敢、坚持、等待。
不知是谁说过的,等待,是人生中最初的苍老。
有谁会用十年的耐心去等待一个人,有谁会在多年以后回首,看看等在身后的那个人。
当我们循着命运既定的路线渐行渐远,当岁月刻痕改变的面容变得无法分辨,也许当年相爱的两个人,再次相见时,他们只会假装自己从未认识过对方。

我说:苏北,离开那个城市,有一天,你会遇到那个和你牵手的男子。他会爱你所有的一切,他会爱你的容颜,也会爱你那颗千疮百孔的心。

(五)
我爱的人已经老了,我也是。

三十岁的那年,我远在广东,而苏北逃离了那座禁锢了她整个青春的城市,开始疯狂地学习英语。我们隔着大半个中国,多年未见。
苏北说:七七,你还记得当时初中毕业的同学录上,你写的理想是什么?
我说我不记得了,苏北说:我记得,我的理想是当个记者,因为可以游览世界各地。现在,我想重新开始追求我的理想。
此时的我,已经为人妻,为人母,为现实忙忙碌碌一事无成。
那年,张学友又到福州开演唱会了。苏北订了两张票,说:七七,我们一起去,最后一次,就当是为我们的青春告别。

那天的演唱会我最终没能去成,那天的福州和多年前的那场演唱会一样下着雨。
苏北说:台上的偶像唱着和当年差不多的歌,台下的人却已面目全非。身边的你不在,当年的那两个男孩子也不在。我们都老了,我爱的人也老了。
我能想像那个画面,一个三十岁的女人,坐在人声鼎沸的馆场里,缅怀她的青春,缅怀她的爱情,缅怀她儿时的玩伴。

(六)
【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那时候你是年轻女人,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情人》玛格丽特·杜拉斯

三十二岁的苏北,实现了她儿时的理想,远赴他国,开始她新的人生。
而这一年,我放下心中的所有执念,盖住所有伤口,开始平淡生活,安然度日。

两年后,苏北说她遇到了一个愿意牵着她手的男子,痛她所痛,乐她所乐,在她最糟糕的时候,用最温暖的的怀抱拥她入怀。
伫立在时光彼岸的那个少年,纵是眉眼如画青涩赫然,终究被镌刻在岁月的铭石上,缓缓淡去,消逝如烟。

(七)
今年,我和苏北相识二十年。我们相处三年,后面的十七年都在网上联络,余生,也不知道能否再见上一面。
即便如此,我们无话不谈,我们相互依存,我们相依为命。
在彼此最难过最绝望最无奈的时候,只有对方可以倾诉,默默地相互支持。
我们之间能说的故事实在太多太多,而我,久未写字,上面那些支离破碎的文字,我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只是想告诉你,苏北,我想你了!


2014年11月 冬夜
七七于中山

发表于 2015-4-22 18:09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之中……。一看三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莆田网 ( 闽ICP备06051092号

GMT+8, 2017-11-19 08:59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