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501|回复: 0

月洗浣花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9-23 13: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夜幕低垂在百叶窗前时,一片宁静的月光轻轻落在庭院里的芭蕉叶上,流潺着浅秋的清涼。我走出堂屋,站在阶檐上缓缓地舒开双臂,懒懒的伸了一下腰。青砖铺砌的天井,浮泛着清冷的幽辉,蔓生着一种莫名的寂寞,略使人感到有一丝孤独。抬眼眺望,对街转角楼的飞檐翘角上,挂着若大的一轮圆月。那明晃晃的眩晕,一下子便照彻了我灵魂深处里的每一处暗角。

我忽然想起,"两个黄鹂鸣翠枊,一行白鹭上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的两言绝句来,心想诗圣杜甫笔下的浣花溪,在这圆月当空的夜晚,该是怎样的一番诗意妙境呢?虽说借宿朋友家已有数日,却还没走近溪畔一睹芳容。今夜有幸明月作陪,正好一了我多年来对浣花渓的仰慕与向往之愿。心还在如此的想,足步却已随着流淌的月光踏出了宅院的门槛。

划过原野的翅影,投林在庇荫的梦怀。在那亮堂堂的夜空下,月光的长手仿佛给田野铺了一层银白色的绸缎,明洁而又柔亮。被月露浸润得粒粒饱满的串串谷穗,低垂着湿漉漉的笑意,弥散着阵阵醉人的稻香。偶然听到青蛙的惊悚一跳,像是落在了水月弦上,忽然拨响了沟渠里的流声。草丛里的蛐与树上的蝉正隔着一条田埂鼓噪争鸣,似乎谁都不愿自己沦为被秋天冷落的咏唱者。在更广远的田野上,一笼薄如轻纱的雾岚遥遥的漫弥而来,缥缈着一丝远古的意象。晚风轻过时,将我眼前的路径,吹拂得若有若无。

踏着芳获的浅草走上溪畔。月光静谧在河面,如一面澄明流淌的镜:水鸟贴在镜面追着自己的影子低掠。亭亭玉立的杨树,一半倒映在水面,一半俏立在岸上,远远望去,疑似月露顺着树梢在滴;乍一看河面,竟又没半点滴漪。河生怕带走了树的倩影,几乎停流,唯有岸边招游的水草证明它还在流动。一株被风刮倒多年的银杉树,斜斜地伸向对岸,像座独木桥似的横架在河上;两三只刚停憩在上面的白鹭,正用它那长长的喙梳理着自己的羽毛。尔后,都伸起个长脖紧盯着河面,河面上静静的淌过一轮月。

蜿蜓的溪河分开夜色,载着一片波光树影,一片水月声籁,缓缓地穿过坡坎田坝,浅滩洼地:穿过村落小桥,林间竹亭;也穿过了宫调曲牌,诗词歌赋。俨然那画家笔下流淌的丹青黛墨 ,恣意悠然地穿流于画意之中。

被月光洗净了的夜空,充盈着空灵的诗句;星星点点的天边,一如挂满了诗意的胶囊。

田野忽然静了。风华正茂的翠柳绰立在溪岸,微风过处,荡起碧落的翠衣长袖,婆娑起舞。娉婷在对岸的木芙蓉或许有些嫉妒了,像喝了酒似的,竟也对着清澈的流水,款款地摇起她那丰腴的身姿,醺醺翩舞;虽说她没有翠柳那般婀娜多姿的柔曼与轻盈,但也舞出了另一番贵妃似的醉态与丰韵之美。一一一一这可又难为了躲在一旁看稀奇的一串红,几十朵挤在那里,憋着红红的脸儿却不知该为谁鼓掌,兀立在风中颤颤的一言不发一一一一但站后面的一些花和草似乎都踮起个脚尖,着力地举起手臂,借着风势为自己心仪的偶像摇挥助兴一一一一此间,更也少不了爱凑热闹的水萤火,那隐约的光亮,在草丛间惊倏一闪,便"嗖"地窜上树梢,转瞬间又带着熠闪的光亮滑入水中,惹起点点粼粼的涟漪一一一一水,依然保持着它那适静的柔美,月光在上面静静的剪裁出斑斓多姿的影像。

转过溪弯便有一道竹篱。一株娇俏的月季树随意地靠在篱上,那姿影极像个农家小俏妹:嫩绿的叶子衬托出张张妩媚的脸蛋,不施粉黛却依然光艳照人,在月光的亲吻下绽放出露珠似的笑靥;俨似那情窦初开的少女,掩不住的兴奋,在每夜里偷偷憧憬着那懵懵懂懂的爱情。

篱墙里是一排浓郁的竹林,依稀的可以看见窗户透出的光亮,似有人家。忽然,一阵低抑而又娇嫰的笑声清脆地划破了夜空的寂静。我放眼一看,不远处的月光下,一对像是在热恋中的小情人,正隔着一道篱笆低语。我不由的放轻脚步,屏住呼吸的偷听着,那低语声忽而又戛然而止。于是,我赶忙加快步伐,就在我闪过他们怱怱回头的一暼里,正瞅见那小姑娘朝我做着怪象,那调皮的神态,就像那刚被月光洗醒的野菊花;野性十足的爬上篱笆,扬起个天真无邪的脸儿,朝路人做着些挤眉弄眼的神情。小姑娘见我发现她的秘密后,遂又红着脸儿缩起脖子向站在篱外的男孩伸了下舌头,但见那男孩微笑的伸出手来,在她那花朵般的粉脸上轻轻掐了一下;似有些责意,又有些爱怜......我一时愣住,眼前的这一幕似曾相识的情景,仿佛在那儿见过似的一一一一是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呢?我默默地转过身来,边走边想......

还没待等我脑子理出个头绪,又一阵低抑的笑 声从我身后飘来,幽幽地,如同那带着微弱光亮到处游滑的水莹火,冷不丁防地窜入了我的脑际,在我的记忆深处不断地旋转,跳耀,且萤火似地熠闪出一些略带泛黄的岁月片段。

我忽然发现,我自己竟有丝脸臊热红的感觉。抬眼望月,我想起了我的初恋时节;仿佛自己又回到了那个遥远的靑葱年代,回到了那个羞涩的花季岁月。

或许是受到了刚才那一幕情景的感染,我视线里的每一处景物忽然变得那么富有情调了。一一一一看,那遍体绿苔的拱桥,像架秋天的竖琴:每一条斑驳的藓纹,都如一根根轻柔的弦;那桥下流淌的水月声籁,不就是最优美的古典乐章吗?一一一一再看,那绰立在桥边的翠柳,一会儿弯下腰对着溪水梳妆,一会儿伸起身影朝着路口张望,她在等谁呢?忽然朝河面探出半个身子的梧桐,揽着一轮明月,他在向谁表露心迹?一只落单的蜻蜓醉在风信子的花尖上,在为谁吟哦着永恒的诗篇?躲在对岸苇帘里的美人蕉,又在为谁擦脂抹粉?一一一一我一时又迷惑了起来,忙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这究竟是不是我的幻觉?

不止我眼前的景物那么富有情调,就连此刻匆匆而来的风也变得有情调了:看吧,它含情脉脉的走来,俨然自己是个倜傥的采花高手;这朵花下嗅嗅,那朵花上掐掐,时而与垂柳耳鬓厮磨,时而又惹得茶梅花枝乱颤。一一一一它轻轻走到溪边,水底立即就浮起一朵朵莲花;她们像刚出浴的仙子,身披着月光睡衣,绰约多姿地俏立在涟涟的波光之中......

我忽然联想到浣花女的故事来,传说在唐代浣花溪畔住有一户农家女子,有一天她在溪边洗衣,遇到一个遍体生疮的过路僧人跌进了沟渠里。这个游僧脱下沾满污泥的袈裟,请求替他洗净,浣花女欣然应允。当她正在溪中洗涤袈裟的时候,那些汩汩荡波随即就荡漾出一朵朵莲花来,霎时遍溪莲花浮满水面。浣花溪便因些闻名于世。

正当我沉醉在浣花溪的奇妙美景之中时,一道沟渠割断了我行进的路径。我只好顺着流声走下溪畔,下面竟是一片荷塘,还没待等我走近,便听见那潺潺溪声好像在对我说:"莫要靠近,莫要惊醒她。"我抬眼一看,一朵荷莲像睡美人似的躺在碧绿的叶床上,似还在甜梦之中;清艳的腮边浅蕴着片片红晕,潮润的唇间隐约着一丝微笑,如花香一样的朦胧。直叫人想多看一眼......猛然间,我心中也浮出一张亲切的睡靥,只不知她此刻睡没?也像这朵荷莲睡得这般甜美吗?恳请明月为我祝福!

我认得风中的桂香走回宅院。月光从窗户倾泻而入,将房间装得满满的,就连那篮色的床单都洗得洁白如雪。我脱下衣鞋,倒床便睡,却翻来覆去的难以入眠,总觉得有什么事挂在心头一样,直到我的脑际闪过一朵睡莲,才猛地从床上坐起。我连忙打开手机,点出那张熟悉的QQ头像,发去一个"亲亲"的表情。然后,枕着一片月光,陶然入梦。

梦里。月,近了又远。
至尊娱乐     至尊平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莆田网 ( 闽ICP备06051092号

GMT+8, 2017-11-22 06:4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