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乱弹武林之丫丫论剑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9-10-31 00:02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冷香

     我在窗口看着戒爱向镇外走去,莆田镇是一个藏龙卧虎的地方,每个人都深藏不露,比如莆田酒楼的老板小小,当然还有我的这个玫瑰楼。

    玫瑰楼,顾名思义,是一个让男人流连忘返的地方,这世界上除了赚男人的钱外,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容易赚钱的呢?
   
  我也看到了那个穿白衣的公子,他和两位姑娘向小小的酒楼走去。

  这个莆田镇自从武林盟主华仔住在这里以后,越来越热闹了。

小路在外面叫着:老大,心姑娘来了。

让她进来。我顺手拂了一下头发。

心姑娘是几个月前来玫瑰楼的,她和来玫瑰楼的姑娘们不同,她很安静,但脸上却有一种和年龄不相称的绝望。

我问她会什么,她说她什么也不会,这种人还怎么呆在我的玫瑰楼呀?我叫小路让她出去,玫瑰楼要求的是容貌出众的女人,还要求有一技之长的女人。

她抽出一把软剑,挽起几朵剑花,说:我会舞剑。

可男人们来玫瑰楼不是看你舞剑的。我淡淡地说。

你放心,我会成为玫瑰楼最有名的姑娘。她一脸坚决。

我故作沉吟了一下,我知道她会成为玫瑰楼的花魁,因为她身上有一种让人忍不住想要保护她的吸引力。

就这样,她成为玫瑰楼的人。她说她叫伤心太平洋,这名字太怪,我说就叫心姑娘吧,心肝宝贝的心,甜心的心,男人们都喜欢这样,她没有意见,只是说卖艺不卖身。

我知道她没那么简单,我让小路调查了她的来历,原来是从丫丫镇上来的,叫七七。但我不说破,只要她能给玫瑰楼挣大把的银子,就是从地狱来都没关系。

就像我,每个人都认为我是玫瑰楼的老板,却不知道我的手下有一大批的秘密杀手,他们都没有名字,只有编号。

这世界上每个人都带着太多的面具生活,我们看到的东西远没有表面那么简单,否则我哪有这么容易在武林盟主的眼皮底下挣钱呢!

当然,心姑娘委身来我的玫瑰楼也绝对没有那么简单,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是来打探某个人的。除了这些烟花之地,还有什么地方比这个流通消息更快的呢!
 楼主| 发表于 2009-10-31 00:02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三:心姑娘

来玫瑰楼快三个月了,可还是没能打听出杀害娘的凶手,本来以为这莆田镇武林人物来往甚多,多少能打探出一些消息,却连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

自从娘死了以后,我就改名叫伤心太平洋,可玫瑰楼的老板说这名字没有人会喜欢,她让我叫心姑娘。

杀死娘的那个人武功比我和超人都高出很多,他在娘胸口刺出的伤口不像一般用剑的人,那个部位和一般杀手用剑的部位不同,连超人的父亲都看不出是什么剑法,更何况是我。

我一直不知道娘会武功,可就在娘的身上,我看到两枚柳叶镖,超人的父亲说娘是飞花教教主,她的武器就是柳叶镖。

他说我不能再使用无极剑法,因为太容易让人认出来。我知道若是我再用无极剑法就会给他家带来麻烦,所以我不能连累超人哥哥,他对我已经够好了。

我在娘的房间里找到一把柳叶剑,还有一本剑谱,上面写着:断肠剑法。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剑法,既然是娘留下来的,一定是娘想留给我的。不能用无极剑法了,我只能练习断肠剑法。

超人瞒着他爹和我一起成立了七七帮,其实帮主就是他,但为了不暴露他的身份,外头的人只知道七七帮的帮主是一个蒙着面纱的年轻女子。

我来到冷香的房间,今晚超人会在镇外的小树林等我,他说他查到了一些杀害娘的凶手的线索,我必须跟冷香说,我这几天不能在玫瑰楼表演我的断肠剑法了。

冷香没有问我为什么,很快就答应了我的事,这是一个让人捉摸不定的女人,她美丽的脸上我看不出她的内心,但我也管不了那么多,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对我的来历有所怀疑。

三更了,我在这小树林等到三更了,超人还是没有来,心里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一定是他出了什么事了,否则他不会不来的。

我焦灼不安地踱着步,夜风中吹来一股清香,我来不及回头,眼前一黑,在失去意识之前,有人把我扔进了一辆马车,我就这样沉入无边的黑暗中。
 楼主| 发表于 2009-10-31 00:03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四:10001

我把这个姑娘扔进马车后,就直接赶往无锡镇,她是谁对我来说一点都不重要,我的职业是绑架勒索,我们狼帮并不是自己去勒索,而是接客户的要求去绑人,只要客户指定的人,我们都有办法把她绑到手交给客户。

狼帮里的规矩是按你所接的单排名的,从我接单的第一个月我就排在帮里的第一位,在六个月里,我就接了客户的1000单,没有一单生意失败的,所以大家都叫我10001,叫久了,我也忘了我自己原来的名字,仿佛我生下来就是叫10001。

接到这单生意的时候,我正在和朱(allanzhu)一起喝酒,帮主叫人拿来一纸条,上面写着:今夜三更,莆田镇外小树林,一名年约18的姑娘。

我回头看了看马车里的姑娘,她紧闭双眼,脸色有些苍白,我知道她中的迷香还要过两个时辰才会醒过来,所以我不担心她会半路醒过来。

马突然停了下来,我认真一看,路上站着一个英俊少侠,他就这么站在路中间,脸上挂着笑嘻嘻的笑容,我跃下马车,在离他两丈的地方站着。

阁下半夜拦路意欲何为?这还是我第一次在执行任务当中遇到有人阻拦,我没有害怕,反倒有一丝兴奋,或许是太久没遇到对手了。

我只是想让你留下马车里的人。他的声音依然是不愠不火的。

想留下人可以,先报上你的名字。我暗暗按紧了腰上的刀。

本人是青海帮少掌门D调的绚丽,人称黄少。

他咧嘴笑了笑,我发现他好像有一个浅浅的酒窝。我突然没有了杀气,我接过这么多的任务,见过很多各种各样的人,却没见面这种人,我突然很想和他成为朋友,我想我犯了我们这一行的忌讳了,我怎么可能对一个敌人这样呢?一咬牙,我用全身力气拨出刀向他扑了过去。

在我的刀离他的喉咙只有三寸的时候,一把薄三分,宽三寸的剑抵在我的腋下,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恐惧涌上心头,我竟然没看清楚他出剑的位置。

剑锋上的冰凉贴着我的肌肤,只要再进两分就会要了我的命,我可以感觉到血流了出来,他的剑只刺了两分,仅仅两分,我看着他的眼睛。

我不想杀你,10001。我只想带走车上的姑娘,我不想要你的命。

他伸出左手,飞快地点了我的几个穴位,我动弹不得,眼睁睁看着他跃上马车,提起疆绳的时候,他对我说:你的穴道在半个时辰后就会解开,你身上的剑伤会让你追不上我的,所以你还是不要追了。

我的额头开始冒汗,他竟然还能看出我的心思,太可怕了!
 楼主| 发表于 2009-10-31 00:04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五:黄少

黄少,黄少,在塞外一提起青海帮,谁不知道黄少这个名字,10001想和我比,他还差的太远了。

10001的那把刀和我的剑相比,慢了三寸,三寸,不是很慢,但足以要一个人的命。这世上能和我的剑比快的,也许只有民工了,听说他自诩自己的剑比小李飞刀一样快。

李寻欢早已作古,谁也不知道这个答案,但我知道,我和他的剑不相上下,但也许我会比他更快,因为所有人都对我没有戒心,敌人一旦对人没有了戒心,你出手的机会就会比别人更有胜算。可这一点,民工他不懂。

其实有时候懂的太多也是一种痛苦,不懂的人至少幸福一些,懂的太多,想的就多,于是就会做出一些痛苦的选择。

现在,我就是痛苦的,因为我知道车上载的是什么人,我更知道她和我是什么关系。这么多年,我见过太多爹对娘的游离,更见多了娘无处诉说的伤心,我知道这跟车上的人没关系,也许她比我更可怜。

即使是她现在昏迷了,可她的脸上怎么还有那么多的愁绪,我真想用手抚平她那微皱的眉头,可我不敢,我怕自己没那资格,更怕她醒过来。

我想她根本就不知道我是谁,更不会知道我和她的关系,其实我是心疼她的。母亲突然被杀,不知道凶手是谁,更不知生父是谁,这么多年她是怎么过来的呢?她怎么不找亲生父亲呢?

心里一阵痛,我闭上了眼睛。对于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妹妹,我想我对她恨不起来,要是恨她,我怎么可能从10001手中救下她呢?正想着,脖子上微微一痛,是刀,更确切地说是一把匕首。

我叹了口气:七七,你醒了?

如果没醒,你脖子上的刀是谁的?还有,你怎么知道我是七七?

她的声音听起来好冷,一定是吃了太多的苦吧。我放低了声音,温柔地说:我当然知道你是七七,不然我怎么会去救你呢?

匕首的刀锋又贴近皮肤,我不敢妄动,她快速地点了我的穴道,我刚想开口,她一指弹来,竟点了我的哑穴,我张了张嘴巴,惊愕地看着她。

她把匕首利索地插入腰间,冷若冰霜地说:我不管你是谁,我也不管你为什么救我,现在你给我乖乖地躺在这里,否则我可没那么好心。

我在心里说:七七,我是你哥呀,你怎么对我这样?可我发不出声音。

她赶着马车向前飞奔,我在车内看不见,凭感觉她是向北方而去,怎么去北方吗?我满怀疑问,但只能躺在车里等待。

走了约半个时辰,前面马匹一声长嘶,马车突然停了下来。

有人拦路,这个念头迅速钻入我的脑海。
 楼主| 发表于 2009-10-31 00:05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六:折翼飞

我本以为等来的是青海帮的少掌门——黄少,却没想到驾车的是七七姑娘,看来
这七七姑娘远没有情报里所说的那么简单,连黄少都会着了他的道,我得小心点。

不过,其实她对我来说算是小菜一碟,我的目标是黄少,这小姑娘对我没用处。

七七冷冷地开口了:请让开,否则别怪本姑娘不客气。

哈哈哈。。。。。。我不禁笑了起来,这七七姑娘的脾气还真不小,我笑着问她:要是我不让路呢?

她拨出一把柳叶剑,说:不让路,就死!

脚尖在车辕上一点,朝我斜斜刺来。

我长袖一挥,暗中用了四成功力,她转身一展,不敢强接,落在一丈开外。

哼,这小姑娘未免太自不量力了,敢跟我比试,要知道师傅在临死前把所有的功力会灌输到我的体内,现在我的体内有至少七十年的功力,而且我练的武功除非是找到罩门,否则别想靠近我。

你的武功怎么会这么高?她一脸惊讶。

我突然对她有了兴趣:你要是想知道的话就到逍遥谷来找我,现在我要带走黄少了。

她咬咬牙,反手一剑又向我刺来,这下可激怒了我,我右手一挥,用了七成功力,这下她直飞三丈之外,连吐两口鲜血。

但她没有一丝恐惧,脸上还是那种倔强的表情。我走到她面前,抬起她的下巴:七七姑娘,你想跟我学武功吗?你想跟我学武功的话,你就跟我走。

这个小姑娘我一定会征服她的,而且我要把她变成我的最听话的女人。

掀起车上的布帘,我看到黄少的眼睛里流露出一种悲哀,他在用眼神叫七七不要答应我,我不理他,随手一掌,他便昏了过去。

我刚坐上车,后面传来七七的声音:我跟你去!
 楼主| 发表于 2009-10-31 00:06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八:小进

师兄华仔要在莆田镇召开十年一次的武林大会,我奉师父之命下山去协助师兄。师兄比我早五年下山,现已成为武林盟主,师父常以他为傲,常告诫我要以师兄为榜样。

我跟师兄学的不一样,师兄的轻功天下无双,他的武器就是他缠在腰间的那把软剑,削铁如泥,又柔软如丝。而师父教我用的是另一种武器:箫。

在路上,我看一个背剑的青年,他的年龄和师兄差不多,不同的是他脸上是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他就坐在我对面的桌子吃饭。

晚上他又和我留宿在同一家客栈。

月光如水,我不禁取出玉箫,吹了起来。一曲毕,听见他站在我身后,拍了拍手,说:吹的好!在下民工,不知能否和阁下成为朋友?

我早已欣赏他的年轻英俊,玉树临风,高兴地说:好呀。有缘千里来相识,在下小进。

他哈哈大笑,我也跟着笑了,笑声惊醒了几只小鸟,它们扑啦啦地飞向夜空。

走,我们喝酒去!

他拍了拍我的肩,拉着我的手就走。

我们叫了几碟小菜,几壶酒,相对而饮。

楼下传来一阵吵闹声,我们相视一下,探头往下看,只见一个身着红衣的姑娘正对着小二吼道:老板呢?快拿酒来!

小二被她的气势吓了一跳,唯唯诺诺地说:姑娘请稍等,马上来!

那姑娘一把坐下,口里依然叫着:快点,快点!否则我拆了你这家店!!

我和民工相视而笑,好一个嚣张的姑娘。
 楼主| 发表于 2009-10-31 00:07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九:Lemon(53)

在得知师兄狗狗一个人跑去莆田镇参加武林大会后,本姑娘快气炸了。

什么狗屁师兄,这么难得的机会竟然不跟我说,而且是一个人偷偷地跑过去,哼,要不是我偷听到爹的话,现在我还傻傻地呆在那壶公山里练武呢!

这小二拿一壶酒还要这么久,越想越生气,我忍无可忍了,用力拍了拍桌子:小二呢?老板呢?人全死光了?怎么到现在酒还没拿过来?

所有人都看了过来,我狠狠地瞪了瞪他们:“看什么看,不知道本姑娘心情不好吗?”

这时从楼上走下两位和师兄差不多年龄的人,一个背剑,一个拿箫,我懒得看,把小二拿上来的酒倒了一碗。

那两个人站在我面前,拿箫的那个开口了:姑娘何故发这么大的火?

我头都没抬:我发火关你什么事?

背剑的那个冷冷地开口了:姑娘也未免太瞧不起人了?

我站了起来,看着他的眼睛,说:瞧不起人又怎样?我愿意怎么说话是我的事!

他脸色一变,正想伸手拨剑。一个清脆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几位何必动这么大的火呢?

我转身一看,一个绝色美女笑吟吟地站在我背后。

拿箫的那个问话了:不敢,不知这位姑娘尊姓大名?

那美人坐了下来,慢吞吞地倒了一杯酒,说:小女子名曰冷香,是莆田镇玫瑰楼的老板。
 楼主| 发表于 2009-10-31 00:08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小小

民工和小进一踏进我的酒楼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个武林大会越来越热闹了。当然,盟主都发出号令说这次是十年来武林各大门派重新排名的机会,哪个门派会无动于衷呢?

但玫瑰楼的老板冷香会踏进我的酒楼,却是我怎么也没想到的。

玫瑰楼一向是莆田男人的温柔乡,前段时间因为多了一个舞剑的心姑娘,更是让所有男人的热血沸腾。

当时我以为这冷香做生意的手段确实有一套,知道老是那些莺歌燕舞的会让人腻胃口,就招了那么一个冷若冰霜的舞剑的心姑娘,却没想到她会踏进我的莆田酒楼。

戒爱出去一段时间了,却没有任何消息传来,我对她一直很放心,但这一次心中却隐隐有些不安。

托狼帮绑架心姑娘的事也失败了,看来那个心姑娘的来历没有先前戒爱所说的那么简单。

看到民工和小进对那个红衣姑娘相争的时候,我仍然不打算出面,现在冷香来了,我更要小心谨慎。

冷香说:各位既然都是来莆田镇参加武林大会,说不定日后还要相见,依小女子之见,不如一起坐下来喝一杯,化干戈为玉帛。

这冷香确实不简单,廖廖数语就化解了一场即将开始的流血场面,而且是说的滴水不漏。

那红衣姑娘哼了一声,有些不情愿的坐下来。冷香面向她说:不知这位妹妹叫什么名字?

那红衣姑娘说:我叫53,53的5,53的3。

53的5,53的3?

我努力地咽下口中的酒,差点笑出声。只听下面一声怒骂,一看,果然,那小进把一口酒全喷在53姑娘的脸上。

眼看一场打斗是免不了的,只见那冷香轻轻擦着53姑娘脸上的酒水,柔柔地说:53姑娘这么讨人喜欢,不如就叫我姐姐吧,我们以姐妹相称。

53姑娘忙说:好呀,我没有姐姐,今天认下你这么漂亮的姐姐,我太高兴了。

真是笨家伙,怕是到时被人家怎么卖的都不知道。我鼻子哼了一声,背后传来一声轻笑:看来阁下对下面的姑娘挺有意见的。

一张迷死人的笑脸,轻摇一把折扇,不是康家的少爷康乔,还能是谁!
 楼主| 发表于 2009-10-31 00:09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一:康乔

来莆田镇已有一些日子了,飘飘表妹和丫头两个玩得乐不思蜀,来莆田镇的武林人物越来越多,我也想留下来看看这次的武林大会,所以当她们说要多玩些日子时我并没有反对。

在小小的酒楼住的这么些天,我发现酒楼的老板小小有些神秘,他不像一般的老板去招呼客人,总是呆在这个可以把整间酒楼都看在眼里的雅间里坐着,懒洋洋地喝着酒,看着楼下的客人来来往往。

从小进和民工来酒楼的时候,我也注意到了。两个出众的少年英雄,走到哪里都是众人目光的焦点。

我看着他们和53姑娘,还有那玫瑰楼的老板冷香一起喝酒,而让我感到惊讶的是小小没有出面,这冷老板都踏进他的酒楼了,他竟然沉的住气,不发一言,但他的表情说明了他的内心远没有表面看起来这么平静。

果然,他说,“我哪会对客人有意见呢!大家光临小店,在下感激都来不及,岂敢有这等造次之举?康公子既然来了,不如一起喝一杯吧。”

“好呀!如此多谢小小老板盛情!”我含笑抱拳,一捊衣角,坐了下来。

两人一碰酒杯,小小说话了,“康公子,看来你也对莆田镇上的事颇有兴趣?”

我微笑着看他的眼睛,说:“在下对江湖之事不感兴趣,在下只是陪表妹到此游山玩水,武林中事与康某人无关。”

“是吗?这么说小小倒是高估了康公子。”小小的眼睛里光芒突现,锐利凛然。

我打了个哈哈,说:“这世界上的事知道的越少越好,知道的太多对人没好处!”

他端起酒杯和我一碰,说:“那是,看来我们都是同道中人。”

我往楼下一看,冷香已带着小进、民工、53往玫瑰楼去了。

我正想开口,就看到飘飘慌里慌张地跑过来,嚷嚷着说:“表哥,丫头不见了!”
丫头不见了?
 楼主| 发表于 2009-10-31 00:10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二:丫头

丫头当然不叫丫头,但我喜欢听少爷叫我丫头,这名字多好呀,简单,明了,也符合我的身份。身份?真是一个太可笑的东西,如果不是一些无法公开的原因,我的身份该是小姐而非丫头。

但我也喜欢飘飘小姐这么叫我,她的声音柔柔的,听起来嗲嗲的,很好听。

就在我和飘飘小姐说话的时候,我看到窗外有人影一闪,迅速向楼上的房间奔去,那身影好熟悉,我对飘飘小姐说:“表小姐,你先在这里歇一会儿,我去叫小二给你煮碗银耳汤。”

飘飘小姐不疑有他,高兴地说:“谢谢丫头!快去快回哟!”

我应了一声,走出房门,四周一看,四下无人,展开轻功向刚才那身影追去。

在第三个院落,我看到刚才那人俯在房顶,侧耳仔细听着房内的动静。我不知道那房间里是什么人,悄悄地靠近他身后。

他耳朵一动,迅速回头,刚想拔剑,我把手指头放在嘴上嘘了一声,轻轻叫了一声:超人公子。

超人一愣,看来是很意外在这里看到我,我放轻脚步走到他跟前,他拉了拉我的衣袖,蹲下身,让我从瓦片的空隙往下面看。

只见里面是坐着一个青衣人,背向着门口,没看到脸,还有一个年轻的姑娘正在为他拧毛巾。那姑娘把毛巾拧好了,转过身来递给那青衣人,和她一照面,是七七姑娘,我刚要惊呼,一只手飞快地捂住我的嘴,我抬起眼睛,是超人,他脸上的惊讶不在我之下。

超人摇了摇头,我知道他是叫我不要出声,我点了点头,他放开捂在我嘴上的手,我们一起向下看。

那青衣人把手擦干净了,又把毛巾递给七七,自己一把坐在桌旁。七七挂好毛巾,给他倒了一杯茶,垂手站在他身边,这个人到底是谁,怎么会让七七如此怕他?

青衣人呷了一口茶,放下茶杯,说:“七七,你的仇人来莆田镇了。”

七七小声地说:“我知道。”

“你想杀死他吗?”

“想!”七七咬牙切齿地说。

“那好,我要你办的事你都办了,我就帮你杀死你的仇人!”

我和超人正想听明白青衣人要七七做什么事时,只听青衣人大声喝道:“谁在门外?”

右手袖口一挥,一阵劲风同时扫向房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莆田网 ( 闽ICP备06051092号

GMT+8, 2017-11-22 05:2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