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7593|回复: 56

乱弹武林之丫丫论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10-30 23: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写在前面

闲来无事,想把这篇拖了两年的文章写完,故翻出旧作。

两年了,丫丫已时过境迁,很多人已经不在丫丫了,又有很多的新面孔,所以,觉得有些难以续写。

贴在这里,有兴趣的朋友们可以续完它。

我也想,抽出一些时间,再好好想一下情节,希望能把它写完。

本文纯属文字游戏,虚构情节

谨以此文献给曾经在丫丫一起灌水的朋友们。

评分

参与人数 3 +80 金币 +240 收起 理由
啝伱kappa + 160 精品文章
三八 + 80 很喜欢很喜欢
admin + 80 精品文章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09-10-30 23:5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七七

   我叫七七,不知道为什么娘会给我起这个名字,自我出生下来我就没见过爹,我和娘一直生活在一个叫丫丫的小镇上。

   娘是一个温柔贤淑的女人,只是我常看到她眼里偶尔闪过的一丝忧郁,我是一个过早懂事的女儿,我从来不问。

   夏天的午后,我在院子里帮娘晒丝线,我看到隔壁的超人哥哥在门口向我招手,白晃晃的阳光刺着我的眼,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我知道他是叫我一起去练剑,我望了望屋内,娘正在织布,没注意到我。

我知道娘一直不想让我习武,所以我悄悄地跟着超人哥哥走向镇外的桃花林。

二:超人

   我是超人,长得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我爹是丫丫镇上武功最高的人,从小就教我习武,我的理想是当我成年后我要出去闯荡江湖,扬名立万。

   每天我都要到镇外的桃花林去练功,于是我总是找上七七一起去。

   七七是我见过言语最少的女孩子,我一直讨厌女孩子在我身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所以这是为什么我喜欢和七七呆在一起的原因。

   七七习武的天分很高,我曾对她娘说过让七七和我一起习武,但她娘亲总是拒绝,我看得到她娘眼中的忧郁,我也看到七七眼里的渴望,于是我总是偷偷带七七一起去练功。
 楼主| 发表于 2009-10-30 23:56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康乔

   这个夏天的太阳好像比往年更晚下山,我最恨这个季节。

   窗外的蝉不知疲倦地叫着,更让人心烦气燥。我在书房练字,汗水已经湿了我的后背。

   突然,娘养的小花猫从旁边窜过来,弄的我手一抖,最后一笔一划,完了,好好的一幅字废了。

   我把笔一掷,颓丧地坐在椅子上。一直侍候我的丫头从外面走进来,道:少爷,先歇会儿吧。喝碗酸梅汤。

   我接过她端来的酸梅汤,一口气就喝光了,心情也随之好转。

   丫头,爹和娘呢?(其实丫头不叫丫头,只是她有一个拗口的名字,所以我干脆叫她丫头。)

   老爷和夫人去塞北了,说是去看看表小姐。老爷吩咐少爷这几天多看看店铺里的生意。
  



我哦了一声,原来爹和娘是去看飘飘了。


飘飘是我的表妹,也是姑姑和姑父的心头肉,从小琴棋书画无一不精,更是长得天姿国色,倾城倾国。

回头向丫头交待了一下,我向镇东边的街道走去,爹在那里开了家古玩字画铺。
 楼主| 发表于 2009-10-30 23:57 | 显示全部楼层
四:七七

    跟着超人去桃花林的路上,我看到了康家的少爷康乔,他一身白衣,拿着一把折扇,一路吸引着丫丫镇上的男女老少的目光。他向每个人打着招呼,谦恭有礼。

这时,我听见身边的超人哥哥哼了一声,我转过头,他说:七七,别看了,我们快去练剑吧,改天我也练字去,一定比他写的好,他又不会武功。

康乔刚好这时候回过头来,他看见我们,向我们点了点头,笑了笑。我微微点了一下头,超人拉着我就走了。

超人是练武的,英气逼人,而康乔是一介书生,文质彬彬,两个人都各有千秋。我知道超人会这么说实际上是因为他欣赏康乔的才华,只是他习惯了言不由衷。

但我没问超人,我习惯了沉默,再说我只是见过康乔几次面,从没跟他说过话。

也许是丫丫镇太小的缘故吧,每个人对每个人的底细都一清二楚。

听说康乔有一个表妹貌美如花,也许将来就会嫁入康家,成为康家的少奶奶。

对于这些我一点都不关心,只是每次都听到镇上的人对这些津津乐道。

五:飘飘

    爹娘说舅妈和舅舅又要从丫丫镇过来看我了,唉,我又不是天上的仙女,有什么好看的。
   
   我一早就知道爹妈和舅妈的意思,想让我嫁入康家,但其实我一直把康乔当作哥哥,他们误解了我和表哥之间的情感,我们一直都当对方是亲人,我们怎么可能成为夫妻呢!

  我打算偷偷跟到丫丫镇去找表哥,反正表哥也是和我一样地想法,我们才不管大人们的想法,刚好我们可以趁他们不在一起出去玩几天。
  
  于是,我偷偷地出门了,往丫丫镇的方向策马飞奔。
 楼主| 发表于 2009-10-30 23:58 | 显示全部楼层
六:超人
   
    今年运气真不好,本来要带七七去桃花林,却在路上碰到我最不愿碰到的人:康乔。
在丫丫镇上,唯一能我和一较高低的人就是他了,更要命的是那个家伙一直对着七七笑,他不知道他的笑容可以要人的命吗?

   还好,七七一直没有跟他说话,我知道七七从来没有跟那家伙说过话,但我还是怕七七着了他的道,被他迷住了。

   和往常一样,我们在桃花林里练功。今天我要教七七练“无极剑法”的第十一式“沧海有泪”,这套剑法是爹毕生所创,一共有十七式,我已经学了十五式,但七七才学会第十一式。

   爹说要是把这套剑法学会了,江湖上就没有几个人能赢我了。
  
   我不知道七七和她娘是从哪里来到丫丫镇的,为什么只有母女两个孤苦伶仃,所以我一定要教会七七剑法,我不能让别人来伤害七七。

  在七七练第三遍的时候,我听到一阵马啼声,七七也和我一样停了下来,我们站在林子里,看着一匹骏马飞奔而来。

待到近前,我看到一个紫衣女子坐在马上,她的眼睛好美呀,像天上的星星,又像一潭湖水,让人沉溺其中不想出来。
  
她说话了:请问去丫丫镇是走这条路吗?我迷路了。

  我脑子里一片空白,傻傻地站着。

七七在一旁说:是的。请问姑娘到丫丫镇找哪位呢?说不定我们会帮你带路。

我很少听到七七一下子对陌生人说这么多的话,看来这姑娘的亲和力真不小。
  
她说:我叫飘飘,我去丫丫镇找我表哥康乔。

哼,原来是来找那小子的,我可不能让那小子太便宜了。于是我对飘飘说:飘飘姑娘既是要去丫丫镇找康乔的,不如跟我们一起走,我认识康乔。

好呀。她高兴地答应了,看起来是一个单纯的小姑娘,这么快就相信我了。

七七看了我一眼,不说话,我知道她想说什么,我对她笑了笑,摇了摇头,用眼神告诉她其实我不会做什么坏事,我只是捉弄一下那小子。

当然,我不可能把飘飘带回我家,要是被我爹知道了,非打断我一条腿不可。

所以我只能带她一起去七七家。七七的娘一直对我很好,她的脾气又那么多,她一定会好好接待飘飘的。
 楼主| 发表于 2009-10-30 23:59 | 显示全部楼层
七:飘飘
   
   我在去丫丫镇的路上迷路了,这时候我看到一片很大的桃林,这在家乡是根本看不到的,我一阵欣喜,掉转马头就往那去。

我想先过去歇一会儿再走,而且我口渴的要命。
  
   在桃林里我看到两个拿剑的人,那男的看起来倒是五官俊朗,他身边的女子长的并不漂亮,令我惊讶地是她身上有一股说不出的感觉,恬静,淡然,我一下子就喜欢上了她。

所以当她说可以先到她家歇下再去找表哥时,我欣然答应了。

  在去七七家的路上,超人一直找我说话,倒是七七一言不发,看来她是习惯了沉默。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七七说:到了,这就是我家。

我还来不及仔细看七七的家,却见超人神情严肃地抓住七七的手,七七的脸上有着莫名的恐惧,一丝凉气从我脚底升起。

我看到院子里晒着的丝线已经七零八落的散在地上,地上还有一些散乱的血迹,超人拉着七七一下子就掠进屋,我只好跟在他们的后面跑过去。

我看到一个年约四旬的妇人躺在织布机旁,胸前一片血迹,七七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超人蹲在旁边握着那妇人的手。

我想,那是七七的娘,因为她的身上有一种和七七一样恬淡的感觉。
 楼主| 发表于 2009-10-30 23:59 | 显示全部楼层
八:七七的娘

    今天我看着七七和超人一起出去,我知道他们是到镇外的桃林去练功了,但我假装不知道。我一直不想让七七习武,可没想到她还是练了,也许这就是天意吧。
     
     江湖上有名的飞花教教主和青海帮帮主的女儿怎么可能不会武功呢?我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往事如烟,遥遥迢迢,他站在面前,在耳边说:江南女子,果然是扶风弱柳。

     那一次奉师命去青海找师父的故交易老先生,却在路上遭遇西域仇家的追杀,在我万念俱灰时,他一骑轻尘飞奔而来,探下身子把我揽腰一抱,跃上马背,我流血过多,终在他的怀里昏了过去。

     我原本以为两情相悦即可白头偕老,却不知他原来已有妻室,我不忍看到那女子哀怨的眼神,不顾他的挽留单身来到丫丫镇,而七七,是我们爱情的见证。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很重的杀气,我知道门外的人武功一定不在我之下。我抬眼望去,见是一个和七七年龄相仿的少年,他手持长剑,脸上充满杀气。

    他说:我叫民工,我来杀你,飞花教教主!
 楼主| 发表于 2009-10-31 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九:民工

     我叫民工,我没有爹,我和娘相依为命,娘说,在二十年前,爹死在飞花教教主的柳叶镖下,所以这么多年我一直勤练武功,我一定要替爹报仇。

    我一直在江湖上寻找,却找不到飞花教教主的踪迹。师父说自从十八年前飞花教教主在去青海的路上被西域人追杀后再也没有消息,可能已死在西域了。

   我不相信,就算是死,我也要找到她的尸首,我相信,飞花教教主没那么容易死的。

   果然,我在青海查到,十八年前,青海帮帮主曾救下一个和飞花教教主容貌相似的女子,而后这女子只身离开青海。

    我知道那女子一定是飞花教教主,不久,我就查到了她来到江南一个叫丫丫的小镇。

    现在,这个是我杀父仇人的飞花教教主就坐在我面前,她的身上没有杀气,我看到她在织布。

     或许她根本就没想到我会来到这里,更没想到我会认出她是飞花教教主,我说:我叫民工,我来杀你,飞花教教主!我要为我父亲报仇!

    她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右手微动。我知道她一定是又想使用她的柳叶镖,但我不会给她这个机会的。

   我的剑在她手指来不及张开的时候就已刺进她的胸口,这一招我已经练了十五年了,这世上除了李寻欢的小李飞刀外,再也没有人比我的剑快了。

   李寻欢的飞刀总是刺中敌人的喉咙,我的剑却是刺中敌人的胸口,我喜欢鲜红的颜色,我喜欢看到剑刺进敌人胸口时他脸上的惊讶表情,这让我有挑战感。

  当然,这个隐名埋姓的飞花教教主也不例外,我同样只用了一剑就为父亲报了仇。
 楼主| 发表于 2009-10-31 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小小

    楼下的酒楼里客人很多,伙计们跑来跑去忙着招呼。我靠在栏杆上,懒洋洋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身边的女人把剥过皮的葡萄塞进我嘴里。

    这是整个莆田镇最大的酒楼,而我,小小,是这个酒楼的老板。江湖上的人不知道小小是谁,但一定不会不知道莆田酒楼,当然,这也是我不经常抛头露面的原因,我不喜欢让所有人都知道我是莆田酒楼的老板。

   就像现在,我坐在二楼的雅座里,那些吃饭喝酒的客人却不知道在他们看来这个放荡不羁的人就是这家酒楼的幕后老板。

    这几天,到莆田镇来的武林人士络绎不绝,这也使我的这家酒楼里住满了客人,生意比往常足足上升了好几倍,而这大部分功劳要感谢当今的武林盟主----华仔。

    当今的武林盟主华仔少年成名,但为人光明磊落,被众人公推为武林盟主,于是这十年一次的武林大会就在莆田镇召开。

   那华仔是神龙见首不见尾,我小小在这莆田镇呆了这么多年,才见过华仔廖廖几面,武林传言他的轻功是天下无双。

   转头看见负责收集情报的手下戒爱一身黑衣站在门口,我挥挥手让身边的女人退了下去,招手让戒爱进来。
  
   戒爱双手抱了抱拳,说:老板,最近江湖里又成立了一个七七帮,听说帮主来自丫丫镇,使用一把像柳叶一样的剑,但剑法又像是无极剑法。

   我扔了一颗葡萄在嘴里,问:查出她的来历了吗?

   戒爱垂头丧气地说:没有,老板。属下只查出她年纪不大,一直用纱巾蒙面,丫丫镇上所有人都说七七不会武功,所以不知道这个七七是不是丫丫镇的七七。不过,据说丫丫镇上七七的娘亲在几个月前被人杀了,没有人知道凶手是谁。

   我点了点头:这事没那么简单,谁会去杀一个没有武功的妇人呢!你再去查一下,看看丫丫镇上的七七是不是七七帮的帮主七七。
 楼主| 发表于 2009-10-31 00:01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一:戒爱

    从老板的房间里出来后,我就来到我自己的房间。我不知道我从哪里来,我也不知道父母是谁,我只记得我是老板当年在路边捡到的,然后教我武功,我的工作就是帮老板收集江湖的情报,我不知道老板打听这些干什么,只要是他吩咐的事情,我就一定要去办到。

    收拾了包袱,我又向丫丫镇的方向而去。

   刚转过街角,我看到一个身穿白衣的公子,和他并排走着的是一个紫衣姑娘,后面跟着一个眉开眼笑的丫头。

    最近莆田镇江湖人物众多,但像这种人还真少见,职业的习惯让我多打量了他们几下,我发现他们不会武功,那个手拿折扇的公子风流潇洒,紫衣姑娘单纯热情,那个丫头一点都不像是丫头,举手投足间自有一番大家风范。

   我听那紫衣姑娘拉着那公子的衣袖说:表哥,我们找家酒楼吃饭好不好?我饿了!

丫头跟着说:是呀,少爷,我也饿了!

白衣公子摇了摇头,说:我真拿你们两个没办法。早知道我就不该带你们来莆田镇,人家开武林大会,我们来凑什么热闹呀?

   原来是来莆田镇看武林大会的,我在心里微微笑了,我不记得我有多久没笑过了,因为我从来都是面无表情的。

   看来这个武林大会,将会是非常热闹的,我拭目以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莆田网 ( 闽ICP备06051092号

GMT+8, 2017-11-19 09:0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